点击关闭

核心发展-金融核心系统的分布式转型正当其时

【遇害女童仍未火化】

東方證券執行總監曹世榮先生如是說:“東方證券新一代機構交易服務平臺的建設規劃,得益於華銳分佈式架構的高可靠、易拓展、低時延、松耦合等優秀特性。新一代機構交易服務平臺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完美通過了各種業務需求的考驗。”

第三步,構建大型分佈式生產核心,積累了前面兩個步驟經驗,團隊能力得到成長,能夠有效支撐金融機構開展核心轉型的攻堅。

多家機構嘗到轉型 “甜頭”“探索利用分佈式技術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質量”是人民銀行印發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中相關要求。證券業應該怎樣探索、規劃核心系統分佈式轉型路徑?

券商紛紛探索分佈式轉型如何提高交易系統和風控系統的效率,一直備受券商關註,不少券商已經開始探索分佈式轉型。

IT基礎架構作為企業架構的基礎,支撐著上層業務架構的建設與發展,隨著金融產品和服務模式的持續變革,以及數字化轉型發展的深入推進,IT基礎架構支撐能力的重要性愈加凸顯。

國信證券首席信息官劉漢西表示,在華銳分佈式基礎平臺上,國信證券完成了風控應用體系架構的設計,實時智能風控平臺取得了理想的業務效果,具有“全覆蓋、全流程、多維度、低誤報、低延時、高可靠、無侵入”七大特性。

長江證券CIO胡曹元先生也表示,他非常看好分佈式架構在證券行業的應用前景,分佈式系統優點很多,一是靈活部署,二是擴展容易,三是有利於資源利用,四是有利於運維。此外,證券行業核心交易系統經過了20多年的發展,從原來單純的交易系統,到現在的業務基礎架構核心,也決定瞭如果進行分佈式架構轉型很可能會牽一發而動全身,現在一些券商從特色交易系統開始採用分佈式架構進行改造和升級,應該是一條可行的發展路徑。

“與傳統技術架構相比,分佈式架構在開放性、可靠性、低延時、擴展性等領域都有優秀的表現。比如,在高峰期系統處理計算量超過10萬筆/秒的情況下,延時控制在50微秒的級別”。國信證券(002736,股吧)CIO劉漢西說。

目前,金融核心系統的分佈式轉型正當其時。據記者瞭解,很多金融機構已經在分佈式轉型上嘗到甜頭。

第一步,通過專業的咨詢規劃和原形驗證,進行分佈式核心系統的原型建設,檢驗分佈式核心系統原型在可靠性、性能等方面的表現,並完成路徑規劃;

華銳金融技術董事長鄒勝認為,核心系統的分佈式轉型將為企業全面數字化提供一個非常堅實的數字底座。分佈式轉型是證券公司實現全面數字化的關鍵動作,能夠幫助企業實現開放和可控,實現平臺化和全業務,實現水平擴展、快速擴容,實現高可靠、高可用、高性能、低時延,以及極高的性價比,能夠為券商應對以後的低佣金競爭,提升快速創新的能力,率先完成分佈式轉型的機構會建立強大的競爭優勢。

國泰君安規劃發展總監梅繼雄表示,隨著科技發展、用戶成長、行業變革,證券行業數字化轉型迫在眉睫,券商紛紛加大科技投入,其中核心系統更新換代是重要的投入方向。

近日,由深圳華銳金融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主辦的“分佈式轉型高峰論壇”圓滿結束,近300位證券行業的CIO、信息技術部總經理、信息技術負責人及相關行業專家共同探討證券行業數字化發展方向以及核心系統分佈式轉型路徑。

傳統架構急需變革,分佈式轉型成大趨勢

如何有效解決傳統集中式架構的難題?中信建投CIO肖鋼先生認為,分佈式架構是未來的方向,也符合事物螺旋式發展的規律。首先,分佈式能夠重構技術基礎架構,通過高速的網絡,實現高性能的計算能力,可以使開發效率和運行效率大幅度提升;其次,現在的分佈式架構是一種突破,既實現了原來的大集中的優勢,又彌補了早期分佈式的一些劣勢;最後,分佈式架構能夠降低開發的成本,提高客戶服務滿意度,無限擴展計算能力。

華銳金融技術董事長鄒勝認為,傳統的集中式系統,尤其是集中式核心,難以承受數字化發展之重。

在助力客戶穩步實現分佈式轉型豐富經驗的基礎上,鄒勝提出了“三步走”的建議:

“分佈式不是一個抽象的理念,在華銳人三年的努力下,已經成為了一套系統性可實現的解決方案。”華銳金融技術總經理苗詠介紹到。

“證券行業傳統的基礎架構,包括自身的IT能力嚴重束縛了公司的發展。一方面,企業級的應用架構和服務水平處於較低級的水平;另一方面,開放共享意識和能力仍然不足”。招商證券(600999,股吧)信息技術部總經理鄭繼翔說。

第二步,構建中小型分佈式生產核心,比如,構建算法交易平臺、複雜訂單系統、策略交易平臺、期權做市系統、交易風控平臺、實時風控和估值系統、融資融券系統、極速行情分發、交易執行系統等,在這個階段積累分佈式系統的研發和運維經驗;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據瞭解,華銳金融技術一直致力於提升中國金融基礎設施自主能力,研發了分佈式系統基礎平臺,設計了分佈式轉型的路徑規劃,完成了多家大型金融機構核心業務系統轉型的咨詢規劃、原型驗證以及多種中小型分佈式生產核心的構建,覆蓋了算法交易、策略平臺、做市、風控、融資融券和交易執行等環節,下一階段將開展大型分佈式生產核心的建設。

國泰君安規劃發展總監梅繼雄表示,2018年開始,國泰君安與華銳成立聯合項目組,基於華銳低延時交易架構,共同研製國泰君安下一代低延時交易系統。目前,部分業務已上線,選取了個別VIP客戶進行試用,使用效果顯著。

比如,微眾銀行通過研發分佈式核心銀行系統構建了強大的業務能力和運營能力;2016年5月,深交所第五代核心交易系統STS V5投產,取得了極大成功;2018年1月,東方證券用分佈式架構打造了機構交易平臺,無論在交易峰值併發量、上行全鏈路時延、節點擴展速度等多個方面都帶來了巨大提升,機構業務規模大幅上升,峰值交易筆數達到零售業務的70%。

此外,分佈式技術也是我國實現金融核心系統自主可控的機會,中國正在加快掌握新一代信息技術中的基礎技術,通過分佈式轉型實現自主可控對中國金融機構是一個非常理想的發展路徑。

據記者瞭解,已有券商交易系統的報盤延時速度達到微秒的級別,比現有的集中交易系統速度提升了數百倍。證券公司如何開展分佈式轉型?如何抓住分佈式轉型新機遇?備受行業關註。

目前傳統集中式核心架構面臨擴展性和靈活性不足,應用系統間耦合性高,應用部署時間長、複雜度高,傳導性風險大,產品管理、配置與組合靈活度不夠,產品開發周期長等等諸多問題,已很難靈活應對、快速響應業務需求。

隨著數字化時代來臨,國內證券行業核心系統架構將迎來大變局,應用分佈式技術構建證券公司新一代核心業務系統已成為行業發展新趨勢。